<sub id="dvhvr"></sub>
          <address id="dvhvr"></address>

          導航: 經典美文優美句子詩歌散文微小說美文隨筆日記摘抄人生哲理勵志名言故事名言格言簽名說說座右銘語錄話語大全

          洗澡雜談(隨筆)


          【時間:2020-09-25】【文案來源:wenan9.cn 】 【作者:文案狗】 【閱讀:495次 】

          洗澡雜談(隨筆)

            《洗澡雜談》能夠把生活中的一件普普通通的事情,寫得這么有聲有色,充滿情趣,值得我們閱讀。

            剛才在洗澡的時候,突然覺得要寫篇洗澡的文章,于是頭發濕漉漉的我就坐在電腦前了。

            小時候對洗澡是很不喜歡的,覺得像是受罪,現在對洗澡倒是很有興趣,覺得是個很放松的事情,就是有天大的事情,在蓬頭下面都是可以暫時拋置的。我洗澡速度很快,一般三個步驟,用洗發水洗頭發,沖干凈,用洗面奶洗臉,沖干凈,再用沐浴露洗身體,最后再沖干凈,就這么洗完了,要是快的話大概五分鐘不到。這個洗澡的三個步驟一直沒變過,也是一件堅持很久的事情了。想來真是奇怪,很多事情我都沒堅持下來,比如對衣服的喜好,走路的姿態,飲食都或多或少有些變化,就是愛一個人也無法愛那么久,但偏偏洗澡的習慣卻一直保留了下來。

            曾經有個人建議我去買個搓澡巾,她是北方人,洗澡都要用這個,她嘲笑我說南方人真不講衛生,每次洗澡都不搓澡,我說南方空氣好,空氣中沒什么灰塵。

            她給我說要把水開熱點,最好有點燙,然后多沖一下,等身上發紅了,然后就開始用搓澡巾搓,千萬不能先打沐浴露什么的,那樣身體會滑,就什么也搓不下來了。我買了搓澡巾,當天晚上興沖沖地去搓,但是快搓出血了也沒搓下什么來,皮膚還火辣辣地疼了幾天,她說我的方法不對,讓我再去搓,于是又去搓,照舊沒搓下來,于是我說我天生干凈就不再搓了。

            我大學時的澡堂是公共的,也沒隔間,一排蓬頭,大家赤裸裸地在里面洗澡,很熱鬧的樣子。那時網絡上剛興起南北兩地的人洗澡習慣的區別,于是我就注意觀察,發現果不其然,北方人都拿著搓澡巾在那里搓,搓得身體紅通通的,南方人就悠閑得多,閉著眼睛很享受的樣子。其實也知道是該要搓澡的,不然洗了很久身上還是有些粘粘的,可是習慣了,買個搓澡巾也覺得是很麻煩的事情,自然別說搓澡了,只能洗勤快點吧。

            古人說三天一洗頭,五天一洗澡,這在那時算是符合禮儀的了,但是要是放在今天,這絕對要被說成邋遢了。我父親其實是很愛洗澡的,但是依舊被我母親挑刺,說我父親老了以后肯定邋遢。母親這么說時我一般都是會躲開的,因為她肯定會順便拉上我,說我和父親一個德行。其實我和父親只是偶爾會偷個懶不洗澡罷了。

            洗澡似乎會上癮,像是我大學室友幸君就是洗澡上癮的人,每天下午三四點,他就會拾掇東西,然后挨個人問,洗澡去嗎?有時天冷,下雪,沒人去,他就踽踽一人去了。更有時候他打游戲打到很晚,忘了洗澡,便整晚都心心念念沒洗澡的事。不過他雖然很愛洗澡,不過也是一副很邋遢的樣子。為什么不說幸君愛洗澡只是有洗澡癮,而不是愛衛生呢?因為他的確不愛衛生,只是愛洗澡罷了。這篇文章幸君估計能看到,不過他只能苦笑認了吧。

            既然要洗澡,就要有澡堂了吧,其實澡堂是個很有意思的地方,學校澡堂除了看那些新鮮的肉體外就沒什么好玩的地方,不過小街巷里的澡堂卻很有意思。我去的澡堂較少,自然說不上來什么,就來說說我去過的吧。我曾經住的地方附近有個澡堂,十塊錢一個人,那段時間我就經常去洗,一般進門后都有一排按摩床,有幾個人躺在上面,然后有人在給他們按摩,也有只是躺著休息的,按摩的話價錢也便宜,不過我從來沒試過,一來嫌那按摩床臟,二來讓男人碰自己的身體算什么回事。進去后,有個淋浴區和泡澡區,我從來都是去淋浴的,從來不去泡澡,泡澡的話覺得隔應。有一次我在那里洗澡,旁邊有對父子,父親邊給他兒子洗澡邊讓他兒子背詩詞,我記得是李白的《望廬山瀑布》,可是兒子怎么都背不下來,說了前句立馬忘后句,說了后句立馬忘前句,這么弄了差不多十分鐘,父親火了,拿了毛巾就走,兒子趕緊哭著追過去。雖然沒什么有趣的,但是我覺得澡堂里生活氣很足,也看過別人寫澡堂的文章,都有很強的生活氣,可惜我小時候沒有受過澡堂文化的熏陶,也就只能干巴巴地寫了。

          洗澡雜談(隨筆)

            宋朝人把澡堂稱為香水行,吳曾《能改齋漫錄》說:所在浴處,必掛壺于門。所以在宋朝游蕩時,見到門前掛著壺的可以進去洗澡了。馬可波羅來到中國的時候就曾見過很多澡堂,在杭州更是夸張地說有三千多所,而且有些澡堂還特別大,可以容納一百人同時洗澡。不過那時大多數都是冷水浴,熱水浴是比較少的,那時的人也習慣于冷水浴,常是不分季節的。宋元時的澡堂就有別的服務了(這里千萬別想歪)!稑阃ㄊ轮V解》記載元朝時的澡堂除了可以洗澡外,還可以撓背、梳頭、剃頭、修腳等,價錢自然也是不一樣的,但都很便宜,全套做下來也不過十九個錢,比現在便宜多了。而且明清的時候,在富庶的揚州,洗完澡后還能吃茶吃水果點心,也是很悠閑自得的。

            說到澡堂我就想起日本人的泡溫泉來,但是我也并不是很熟悉,只是有兩個鏡頭深深地印在我腦海里,時不時地飄出來,一是電影《郁達夫》中郁達夫在泡澡的時候偷看隔壁的女人,二是川端康成的小說《舞女》中,舞女聽到“我”在外面,沒穿衣服就跑出來打招呼。這些都是極美的,讓人覺得十分純凈,一點骯臟的念頭也不會有。這樣想來日本的男女共浴也并不那么難以接受,反倒有些詩情畫意了。但中國古代的男女不能共浴的,不但男女,就是夫妻也不行,不但不能同時沐浴,就是同一個浴室沐浴也不行,想來真是古板啊,

            洗澡前后是最煩人的兩個時間段,特別是冬天,脫掉衣服時冷得很,穿上衣服前也冷得很。常常是匆匆地脫掉然后再匆匆地穿上。不過有時也會觀察下別人是怎么擦身體的,這主要得益于在學校澡堂的經歷。有些人是在蓬頭旁邊就把身體上的水擦干凈,然后再出去穿衣服的,這樣有好處就是擦干凈身體后還能把毛巾洗一下,似乎剛擦過身體的毛巾很臟似的,不過這樣有可能剛擦干凈的身體又被濺水了。有些則濕淋淋地跑到更衣室再用毛巾擦身體,這樣必然不會再濺到水,可是毛巾就不能洗了,在我看來這是難以接受的,擦完身體毛巾還是要洗一下的。我自然是前者,而且我發現前者一般是用毛巾擦身體,后者浴巾和毛巾共用,當然也是用毛巾的多。比如前面說的幸君就是用浴巾的,我前面之所以說他愛洗澡不是因為講衛生,這里也可以提供一個佐證,因為他用浴巾擦干凈身體后就又放在澡盆里了,回去也不會晾起來,直接濕噠噠地放在澡盆里等著下次用,這樣每次擦身體的都是這張濕浴巾了。不過他有兩張,可以換著用,只是換得不勤,臟得不行時,就在洗衣服的時候順手丟進去一并洗了。還有一個有趣的地方就是,人們擦身體時都是從上往下擦的,極少有人從下往上擦,似乎人們心里都覺得上身要比下身干凈些,不過洗澡的時候洗下身的時間要比上身多得多,照理來說下身應該要比上身干凈,大概只是心理原因吧。

            我一般洗完澡后一條毛巾就擦干了,這是從我父親那里學來的,一條毛巾既擦頭發也擦臉也擦身體,我初始很看不慣父親這樣的做法,最后倒也跟著學了,不過父親洗澡的和洗臉的都是一條,我則是洗臉的用另一條,不過和父親也差不多了,想來母親說我們邋遢就是這個原因吧。我現在是越來越簡單了,毛巾多了也麻煩。不過我和父親這點的確要被批駁的,因為這還趕不上古人了,古人洗完澡,都是要用兩條毛巾的,一條大的,一條小的,大的擦下身,小的擦上身,看到此處,我決意要再去買條浴巾,不過用不用就說不準了。

            我對洗發水啊,沐浴露啊是沒什么要求的,能洗就行,反正也差不多,不過古代就不一樣,他們的選擇太少,一般人家就用淘米水、皂角了,而有錢人家就好得多,有澡豆啊,肥珠子啊之類的。澡豆在孫思邈的《千金方》里有配方,其中有一種澡豆是以白豆粉為主料,再加入青木香、甘松香、白檀香、麝香、丁香這五種香料,自然是很香了,加了香料后還要加些藥,比如白僵蠶、白術啊,這樣對皮膚好,甚至還會加雞蛋清和豬胰。這真是比現在的肥皂更為復雜啊。而肥珠子是一種生長在浙江的樹木,莢果比皂莢更多油,所以被稱為“肥皂”,或者“肥珠子”,但具體是什么樹我也不知道。

            想來現在的人真是幸福得很,各種東西都有,且洗得更為干凈,生在現在也是很好的。

            ……

            寫到此處,不覺快兩點了,夜深人靜,已然困極,但似乎還有很多沒說的,關于洗澡的記憶也有很多沒寫出來,關于洗澡的詩詞也沒有提到,與洗澡有關的著名人物也沒提及,真是匆匆結束的文章啊,不過頭發已經干了,可以入睡了,也就不寫了,雜談嘛,就是雜雜亂亂,哪里能十全十美呢。


          必威世界杯竞猜_必威怎么登不进去了_必威体育官网网页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